• 025-66025682
  • 13347700992
  • 819694403
  • 415903019
  • 唐经理
  • 819694403@qq.com
> 工程翻译

现场口译中译员减压策略 

发布时间: 2016-11-07  点击:         打印本页

1.引言
作为翻译的一种重要形式,口译是一种高度复杂的脑力活动,对译员的专业素质、心理素质乃至身体素质都有很高的要求。但是,一个译员即使经过长期培训与学习,具有了较高的专业素质,在现场口译中往往会因为种种原因产生一定程度的心理压力。译员所犯错误和身心压力互为诱因,不断积累和激化,形成“错误循环”和“压力循环”(龚龙生,2001),译文的质量也会因此受到影响。因此,译员除了在学习实践过程中加强业务素质外,在现场口译实践中也应采取有效的策略来缓解高强度的心理压力。
林超伦(2004)针对“没听懂”提出“问、扔、补”三步法;胡庚申(1993)提出口译中小息的八大策略:“合理分配注意力、控制表达节奏、利用脑外记忆、变通表达方法、插人间歇语、善用现场条件、临时转移注意力、缓和紧张气氛”等。上述方法和策略均由译员在实践中摸索总结得出,并在实践中证明其有益于减轻译员的心理压力。本文将对译员心理压力的产生原因进行分析,在参照一些译员经过实践总结出的技巧和策略的基础上,通过对近几年总理、部长级记者招待会口译译文的分析,提出若千减压策略。
2.译员心理压力探源
心理压力因人而异,不同的个体差异很大,译员也是如此,不同的译员在相同的场合心理压力也会有所差异,下面着重讨论导致译员心理压力的一些共性因素。
2.1 □译的内容与过程
在口译过程中,译员要处理的内容非常繁多,处理过程也相当复杂。口译活动所涉及的内容千变万化,无所不包,涵盖面十分广泛。一名合格的译员不但要通晓不同的语言及其文化差异,还要做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对所译行业的专业知识了解不多或完全不知会严重影响口译的质量。即使译员准备再充分,也无法确保能消除所有的盲点。因此,译员在进行口译 前,一般会担心口译过程中会出现自己不熟悉甚至没有涉足过的领域。
在口译的过程中,译员大脑要同时进行多项复杂活动:首先,源语的信息必需在它说出的一瞬间立即被理解,不然就会消逝得无影无踪,就像根本没说过一样(Seleskovitch, 1968)。其次,译员还要在倾听、理解的同时将源语解码转换为目标语,才能完成口译任务。该过程在“听懂-记住-构思-表达”(李越然,1983)或“解码-换码-编码”(周丕炎,1986) 公式里面有明显的体现。虽然上述表述有一定区别,但都体现出了译员在有限的时间里要处理信息的内容和过程,译员承受的压力也显而易见。
2.2时间的压力
虽然译员要处理的内容繁多过程复杂,但供译员可支配的时间却非常有限,这一点从口译的标准中可以看出。对于口译标准,李越然(1983)提出“准、顺、快”,仲伟合(1998)归纳为“忠实、及时”,王学文 (2001)则倡导“信、达、速”等等。这些标准中的“快”、“及时”、“速”都体现了口译对译员的反应时间以及语言流利性的要求。虽然口译和笔译作为翻译的两种形式工作过程都是将源语转化为目标语。但是现场口译 与笔译不同,由于时间压力,我们不应以笔译的标准来衡量口译工作(王大伟,2000),即便如此,有限的时间仍然使译员在口译过程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2. 3误译的压力
纵观所有翻译标准,尽管侧重点有所不同,但“信”是公认的标准之一。作为翻译的一种重要形式,口译的“信”表现为译员是否“忠实”于讲话人所讲内容,即译员是否误读了讲话内容进而导致误译。误译所承担的责任也是译员心理压力主要来源之一:一个数字的误译可能导致重大经济损失;一句话的误译可能引起严重的外交争端。误译可能导致重大后果,译员因此要承担巨大的心理压力。
2.4现场压力
口译进行的环境,即现场气氛给口译工作者带来巨大的压力。首先,口译的性质决定译员一般面对的外籍人士多为相关学科的专家、政要、企事业负责人等重要人物;其次,译员直接面对口译现场的发言人和听众,而且很多现场是气氛非常严肃的大型会议。这种面对面的工作方式以及正式而严肃的气氛给口译人员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甚至可以导致口译者思维短路,无法及时快速地做出反应,影响正常水平的发挥,由此,战胜口译环境的压力是一项必不可少的工作,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提高翻译质量的一个方面。
3.现场口译中的减压策略
心理压力会给译员的口译工作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应当采取相应的策略来应对这个问题。从宏观上讲,译员应尽力提高自身的专业素养,经过合理有效的学习、培训、实践后,在口译实战中逐渐游刃有余,心理压力也会相应降低。但是,从微观上讲译员在短期内的水平是一定的,特别是在口译现场要求译员瞬间提高水平并不现实,因此一些“权宜之计”显 得十分重要一即使用一些技巧应对这些压力使口译活动得以顺利进行。针对压力的来源,笔者提出若干减压策略。这些策略可以用比较通俗的语言表述为“没话找话,短话长说,难话巧说”。
3.1思考时间的延宕
“没话找话,短话长说”是时间延宕策略的形象表述。琼•赫伯特(1984)认为,译员在口译时不应该有较长时间的停顿,如果停顿时间太长,即使原发言是这样,也会给人一种别扭的感觉,而且会使听众以为其中遗漏了什么;在做即席传译时,如果'亭顿太长,容易给听众造成译员译不出来的印象,以至猜疑下面的话是否可靠。至于停顿时间长短的量化即多少时间算合适或过长,林超伦(2004)认为在实战口译中,停顿1秒好像是喘气,很自然,超过了就觉得有点长,如果超过2秒钟,会觉得停顿了很长时间,让听众为译员担心。由此可见,口译中的停顿间隙是以秒来计算的,那么译员也要“争分夺秒”地尽量减少停顿时间。只有减少停顿次数和停顿时间,才能保证译语的流利性。
译员大脑要在非常有限的时间内处理记忆、解码信息等,由于自身水平及现场因素,有些信息译员需要更长的时间甚至根本无法处理,从而产生了停顿甚至“卡壳”等潜在的危险,针对这种情况,琼•赫伯特(1984)提出,为了弥补时间的不足,译员可以把刚才说过的话用另一种说法重复一遍,或者把措辞修改一下再说一遍,还可以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品词或语用常用语来填补空隙时间,笔者将这些技巧归结为译语添补策略、译语重复策略、译语延长策略等。
3.1.1译语添补策略
所谓译语添补策略是指译员在将源语转化为目标语的过程中添加的内容,这些内容包括小品词、语用常用语甚至若干连续语句。表1列出了一些口译专家提出的可以用作添补策略的词或句:
琼•赫伯特 (1984)
关于我刚才所说的……;我的意思是说……;关于议程中所讨论的这个问题的范围……;我想就这个问题谈谈我个人的一些看法……
胡庚申
(1992)
It goes without saying...; under that circumstances; I would like to say a few words about...; That is one thing. On the other hand...
林超伦(2004)
这一点;这些;等等;这一点很重要;这方面的问题
表1.译员常用添补语
这些话多半为现成的语句,说起来不费劲。利用这些“意义不大”的话赢得时间,去思考、组织那些有实质内容的话,无疑能缓冲紧张的思维。同时由于嘴不停地在说,因此也没有因“缓冲紧张”使译文表达出现中断(胡庚申,1992)。译员利用“脱口而出”的间隙可以加快思考如何翻译下文,而顺利翻译下文又为翻译后面的内容做好了准备,从而形成了口译过程的良性循环,译员因此可以比较容易掌控口译的节奏,避免局部内容的纠结,从而有利于顺利完成口译任务。
例(1)……那么您作为新任总理,您认为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最有挑战性的性的问题是 什么?……
As the new premier of the State Council, what do you think are the most pressing problems at present, and what are the most challenging problems that are to be addressed?
在例(I)译文中,划线部分“that are to be addressed"并没有实际语义,源语中讲话人也并未说过,如果从笔译角度来看似乎是画蛇添足,但是作为一种公式化的语言,译员在使用过程中随口而出从而争取了更多的思考时间。
例(2)……联合国是主;f又国家的组织,台湾是一个地方,仅仅是中国的一个部分,它怎么能够有这个资格去参加呢?
...As we all know, the United Nations is an organization for sovereign states. Taiwan is only a regional economy; it’s a part of the Chinese territory. How can it be eligible for membership in the United Nations?
在该句译文中,“联合国是主权国家的组织”是一个常识,现场听众们对此想必心知肚明,译员则据此添加了 “As we all know”这个貌似可有可无的成份。
但从实际效果来看,该成份增加了译文的逻辑性,使听者更加方便地听懂,而另一方面,译员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来思考接下来要翻译的内容。
3.1.2译语重复策略
在笔译中,人们往往要删除一些可有可无的词,避免不必要的重复,以求文字精炼。但在口译中,即使是一流的译员也往往重复用字,在便于听众理解的同时争取更多喘息时间(王大伟,2000) 。该策略是译员在紧张的工作压力下的正常心理反应,是译员为了争取额外的思考时间而运用的一种潜意识的技巧。所谓的重复,并不一定仅仅指重复上文文字,也可以使用相似、相仿内容,译员也可选取更加合适的用词,有利于译文更加严谨、完善。
例(3)但是这个事件非常重要,向全世界发出一个信息,就是中国政府不会为一个金融企业还債。
But this inciden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for it has sent a signal, a message to the entire world, that i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not repay the debts for the financial institution or financial firm.
在例(3)中,“信息”首先被译为signal,又被译成了message,既争取了思考时间,同时使译文更加合理。同样,金融企业也被翻译为financial institution 和financial firm,也是出于相同的目的。从听者角度看,这样的重复并不被看作冗余,反而有利于他们更 轻松地听懂译文。
例(4)美国在亚洲大力地推行资本的过分流动,促成了危机的发生。而在危机发生以后通过国际金融 组织给它贷款。
The United States actually played a part for promoting the overflow of capital in Asia. That’s prompting the eruption of the crisis in Asia. And after the eruption of the crisis, th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institutions have come out to extend loans to these countries.
例(4)中的第二个eruption of the crisis在笔译中一般会用it或that等代词来代替,但是在该例中却被简单重复,译员运用了这种机械的重复并没有伤害到译文语言的简洁性和合理性,同时争取了宝贵的思考时间。
3.1.3译语延长策略
译语延长策略也是译员经常采用的时间延宕方式,这是一种典型的“短话长说”策略。与译语添补策略和重复策略有所不同的是,译语延长策略并不是译员在目标语中主观添加内容,而是将源语中比较短的成份在翻译过程中拉长,从而可以达到延长译员思维时间,减轻译员心理压力的目的。
例(5)中国加强宏观调控政策是在1993年。
It was in the year 1993 that China stepped up its policy of macro-regulation and control.
在笔译中,“在1993年”通常译为“in 1993”,同 时句型也一般不采用从句形式而直接表述为:“In 1993, China stepped up its policy of macro-regulation and control”。在例(5)中该句被改译为“It was in the year 1993”,译员这样翻译不但有利于听众听懂,也使自己获得一定的思考时间,当然,如果翻译的内容比较难,译员还可以将译语拉得更长,即译为“It was in the year of 1993”。
例(6)……是不是双方的关系有什么问题呢?还有中葡联合联络小组讨论澳门的过渡期问题方面,像终审权、交换仪式,还有驻军方面,有关驻军会不会像香港那样会有先遣部队到澳门吗?谢谢。
...Does that show that there is any problem in the bilateral relation? And my second question: The joint liaison group...
“还有”二字在笔译中一般译为“also”或“and also”,在例(6)中,由于这两个字前后内容较多,译员将这一连接词扩展为“还有一个问题”,相应地译为“and my second question”(或 and another question),连接词语变长,连接关系更明显,使听众容易听懂,同时也将译语延长,为自己争取更多思考时间组织下面的语言。
上述三个策略都是译员争取时间,将思考过程延宕的策略,虽然策略的运用使译语变得相对“啰嗦”,但所用语言从语法、语义角度看是符合规则的,听众也会接受、认可,并不会质疑译员的水平。因此译员在使用上述策略时并没有损害语言的正确性和完整性。但是:
例(7)中国的国际收支是平衡的。
China is maintaining an equilibrium in its balance of international payment.
这样的例子中,译员应在equilibrium与balance之间选择一个,二者共同使用则造成语义重叠,也不符合语法规则,会给听众造成不良印象。听众会误以为译员不知如何简练地表达思想。由此可见,思考时间的延宕不能建立在语言错误或画蛇添足的用语方式上。
3.2思考内容简化
口译并不是单纯地将源语转换成目标语,翻译内容往往和许多门类的学科知识有着紧密的联系,而且这些知识往往又是在不断发展当中,同时,无论译员如何努力提高自身业务素质,也难免会有一些盲点。因此,在翻译的过程中译员会听不清、听不懂,听懂却不知怎样翻译或者发现译文有误等情况。这时译员可以将思考内容简化。所谓的思考内容简化也就是前面所提到的“难话巧说”,即译员在口译过程中应对自己翻译起来困难或无法翻译的内容时采取的一系列策略。
3.2.1询问策略
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译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讲话人,他们的话语往往带着浓重的口音、语言中存在着错误或者专业性学术性比较强,从而增加了译员的翻译难度,也使译员面临着较大的心理压力。这时译员可以采用询问策略,减轻大脑思维压力。
1997年11月1日******主席在哈佛大学演讲时,引用了《庄子》一句体现古代朴素极限理论的名言:“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译员当时不解其意,因此也就无法翻译,只得请******作了进一步解释后才使口译活动继续进行下去。从此例中我们可以看出询问策略的重要性。
例(8)我是《日本经济新闻》的圮者,请问朱总理,对中国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防范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比如说开放金融市场,人民币兑换实现完全自由化,怎么兑现?在两千以前,有没有可能完成?谢谢。
译员:对不起,在什么之前有没有可能……
记者:两千年
译员:谢谢
例8中的日本记者用汉语提问,在表达时很可能受到其他语言的负迁移,在年份的表达上出现了错误,将“两千年”误说成“两千”,从而给译员造成误解,译员没有听懂,只能询问该记者。
例(9) The missile tests of Taiwan would have an obvious effect on port activities, the two main ports, and it appears that it was designed this way. The exercise that comes up in the Taiwan Strait might have a similar effect as well, I must say. And if China maintains its continued acting in the best interests of the Taiwanese people, how does it justify the side effects of the tests?
译员:I beg your pardon?
The missile tests of Taiwan, which has an obvious effect on port activities.
译员:What activities?
Ports, the seaports.
译员.Yeah, thank you.
译员:我知道中国在台湾海峡进行了导弹试验,很显然会影响到他们港口的一些作业,所以我想请您介绍一下这些军事演习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副作用,是否会影响台湾的一些利益?
例(9)中提问的记者来自澳大利亚,由于其英语有浓重的口音,使得译员很难听懂,译员不得已询问了两次。但正是这两次询问,使得翻译活动得以进行下去,从最后译文来看,译员仍然没有完全译出记者的话,但毕竟译出了大概意思,如果没有进行询问,译员则无法听懂从而使口译无法正常进行下去,会增加译员的心理压力。
在例(8)和例(9)中,译员询问后,现场焦点便转移到了提问记者身上,译员尽可以利用这个时间缓冲紧张心理;同时现场有许多听众懂汉语或英语,从而会支持并理解译员的反问——译员从心理上找到 了支持者、同盟者,这样一来译员由于没有听清、听懂而高度紧张的心理得到了一定的放松。
3.2.2变通策略
变通策略是译员不知如何翻译、面临卡壳危险时所采用的应对策略。口译表达的方法很多,此路不通可以走彼路;不能正面强攻的,就设法绕道智取;阵地战有困难就打运动战。这样对缓冲用脑压力,减轻紧张程度有一定的作用。根据这些原理胡庚申(1993) 列举两个口译实践中的例子:
例(IO)在一次口译中,原话中有“答谢”二字, 译员马上想到运用reciprocate...这个句式(例如recip-rocate your kindness),但由于找不到合适的搭配用词 一时卡了壳,任凭译员在脑海里如何拼命找这个词,绞尽脑汁还是没有想出,最后只好绕了个弯,用thank in return替代,使得口译顺利进行了下去。
例(11)由于中英计数单位的差别,对数字特别是比较大的数目的翻译一直是中国口译工作者的难题。一次口译中,讲话人说到“一年可以节约用电3,909,460 度”,该数目比较大,表达起来比较困难,但根据当时的情况,只强调节约的重要性,并没有强调数据的精度,因此译员最后只粗略地译为“about four million kilo watt-hours”,也使译文既忠实讲话人原意又显得相对通顺,同时使讲话的重点得到突出,便于听众理解。
但在有的情况下,译员在没有听懂却又无法询问(例如已经问过多次仍然没有听懂、现场条件不允许问等),那只能走最后一步:扔掉——也就是说没听懂的不译,这也是没有其他办法可选时的变通方式。
例如林超伦(2003) —次在重大场合担任口译,讲话人用了 fortuitous (偶然的)一词,而这个词是译员平生第一次听到,但讲话人慷慨激昂的演讲进程实在难以打断,只好跳过该词,并根据上下文补齐了剩余部分,使口译活动顺利进行下去。从整体上看,虽然译文的忠实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损失,但从实际情况来权衡,译员已无计可施:既不能采用询问策略,更 不可能拿出工具书来査询,所以只能丟弃;然而从口译的全过程来看,果断地丢弃小部分无法翻译的内容,使译员不再反复考虑听不懂的内容,保证了译员顺利倾听并翻译下面的内容,从而有益于译文整体的流畅,保证了口译活动总体上的成功。
3.2.3纠错策略
口译中难免会出现口误、误译等失误情况,译员往往此时会背上心理包袱,如果就此停下回头纠正错误,往往会影响译语的流利性和连惯性,使译文质量受到影响,但如果让错误存在下去,译员很可能会在潜意识中对产生的错误纠缠不放而影响到译员的情绪从而增加了译员的思考内容,增加其心理压力。因此译员应掌握一些必要的纠错策略来应对这些可能出现的情况。
译员的纠错方法,以自然、不影响译文的流畅与连贯为主要标准。胡庚申(1993)认为补救错译应注意两点:一是把握时机,二是讲究策略。从语目角度来说,除了用“Excuse me”和“I am sorry”等词语开头直接承认或纠正误译外,同时还提供了一些委婉或隐讳的纠错语言:
By..., I mean...,
Well, I was saying...
..., that is to say...
…, in other words...
…, or rather(or to be more exact)...
…, perhaps I can also put it this way…
例(12)我们必须下个月把这项工作完成。
We must be,well, finish it next month.
在例(12)中,由于口语中must与be搭配较多, 因此译员在快速语流中偶然带出了单词“be”,译员并没有受到口误的影响,简单地用了一个小品词“well”进行过渡,使听者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已经将口误纠正,同时没有影响译语的流利。
还有一种情况,译员往往将译语说到一半时发现继续说下去会产生结构、用词或搭配方面潜在的错误。此时译员不应退回去重译,而应硬着头皮尽力译下去。因英语各种句型很多,如一种句型难以将某句话说完,可尝试另一种句型。也可将前半句切断,将剩余的信息安另外一之中等等(王大伟,2000)。因此译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灵活调整,将错误消灭于萌芽之中。
例(13)中葡之间的合作会在现在的基础上更加顺利地发展。
The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Portugal will, built on the current basis, produce more smooth ...and greater results.
在该例中,译员根据源语内容随口译出produce more smooth后,可能一时想不出适合的宾语能与smooth和produce都能构成地道的英语搭配,因此出现了短暂的迟疑,但译员没有退回去重译,而是果断地补译了greater results,从而保证了口译的流利性。
4.译员水平与减压策略使用的辩证关系
为了防止本文所述相关减压策略的误用,笔者建立了图1模型来阐述译员水平与减压策略辩证关系。图中灰色区域表现了译员使用减压策略的程度,KN为译员的实际水平, MN则为使用减压策略后的修正口译质量。可以看出,译员水平比较低时(即KN较短时),减压策略能 比较显著地提高口译质量(MK),而随着译员水平的 (KN)提高,这种提高越来越不明显,当译员水平到达Ml点即理想化水平时,其口译中不使用减压策略但译文质量却达到最高点,此时口译译文的质量和完美的笔译译文一致。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的理想化状态,但可以通过该图判断,译员水平越高,使用的减压策略越少。
 
可见,虽然减压策略能有效地减轻口译过程中译 员的紧张情绪并提高口译质量,但这并不是说用的越多越好。适当使用减压策略可以使口译质量得到提高,但过度或错误地使用则会影响口译的质量。文中所涉及的相关减压策略是译员不得已的情况下采取的减轻心理压力措施,可以称为“雪中送炭”而并非“锦 上添花”。译员水平的真正提高必须依靠艰苦的学习 和大量的实践,而采用减压策略只能说是一种权宜之计。
结语
本文列举了部分译员现场口译中可以运用的减压策略,以期从事相关工作的读者可以得到一定启发并应用到实践当中去。口译是一种高度灵活的翻译形式,译员经过大量实践会有越来越多亲身体会,此时可以根据这些体会创造适合自身的减压策略,以做到在口译工作中高屋建瓴应对自如。希望本文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以期有更多的研究者对这些方面进行关注。
 
 
许明武  左洪芬